泥黎Faker

DC/凹凸/盗笔/creepypasta/小丑/漫威。腐女一枚。
我是个段子手。产粮低下,但是速度大概会快。
QQ2745277516 这里泥黎。来扩列啊交友愉快
本人很疯(:又污又黄又暴力的说)腹黑,舌头比较毒。

几天之前跟红头罩和夜翼配套的罗宾和红罗宾。除商用可以任何用途。
夜翼和红头罩:http://guzhexingge.lofter.com/post/1f0b0856_eec99bdd

p1:源自网络,找不到出处。
p2:仿照p1做的,技艺不精真的做不出来p1的感觉。
我是当壁纸用了

配套罗宾和红罗宾:http://guzhexingge.lofter.com/post/1f0b0856_eeebd8be

#creepypasta#



        他今天杀了个人。
        这不是Jeff第一次杀人,也不会是他最后一次杀人,尽管他那把滴着血的刀有些锈,他还是得,做着酩酊大醉的模样,在晚上的街头摇晃着身子,第二天早上起来喝着啤酒,看着电视里的新闻,看着他把恐惧与鲜血带给每一个心怀希望的人。
  他杀老年人,他喜欢看着那褶皱皮肤下流动的鲜血映在浑浊的瞳孔里,喜欢听沙哑的嗓音发出最后的呼唤;他杀妇女,他喜欢看那张保养甚好的脸上露出惊恐的神情,也喜欢看华贵的珠宝浸泡在它主人的献血里。他觉得这一切都美妙无比。
  Jeff对于猎物挑选的随便完全出于娱乐的心态。
  在路灯下高声唱着不成调的歌曲的醉鬼看到Jeff会向他高举手中空了一半的酒瓶,这时候Jeff会像他们晃晃手里的刀,回一句没有什么意义的cheers。然后,一个盗贼撞在他的肩膀上丢下一句醉鬼跑远了。
  这个时候他会愣几秒,拍拍自己的肩膀,把手插回裤兜继续走,看着闪着红蓝灯的警车从他的身边驰骋而过。
  或者是在瓢泼大雨的天气中的一个给一头撞在电线杆上的Jeff打伞的妇女。这个时候Jeff会摇摇头,拿那把闪亮的刀刺进那妇女的胸膛,看着她的瞳孔逐渐放大,抢过他手中的伞,然后用从她身上剽窃来的财物到货店买包烟。他走进电话亭,把烟蒂叼在嘴里,他不点,因为他没有买火的钱。他承认,自己是有那么一点自找苦吃。
  当然了,恶魔连小孩都不放过。比如说他面前这个。
  那个小孩有一头棕发和祖母绿色的瞳眸,十分钟之前他的瞳孔还没放大的时候,那双眼睛还明亮而透彻。十分钟之前,放学回家的孩子在巷子里遇见了Jeff。那小孩没有跑,愣在原地用他好看的绿色跟他对视了几秒。
  这让Jeff感到不爽。
  莫名的不爽直接驱使着他把刀刺入那小孩的身体。Jeff捂住他的嘴,不让他发出一点声音,他就这么看着鲜红的血迹在他衣服上晕开。
  Jeff抹了抹溅在脸上的血迹,静静地等着他的瞳孔变的像玻璃一样。然后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Jeff的心中有些不知道是什么的感觉,或许是惭愧,或许是疑惑。这并不是因为一条生命的流逝,而是在他脑中回放了无数次的场景。
  太像了,真的太像了。
  也是这样一个夜晚,他拿着一把闪着寒光的刀突然的刺入了他毫无防备的兄弟的身体里,还丢下了一句“Go to sleep.”
  可笑至极。他曾经问过Toby,杀过亲人是怎样的感觉。
  「不知道,我又没干过这种事。」他叼着炸鸡,玩着彩虹小马,含糊不清的回答,「我是那样的人吗?」
  鬼话。Jeff也知道,谁说的又不是鬼话。谁又能分辨出来这到底是不是鬼话。
  算了。Jeff想道。深秋的天气有些冷,他把冰凉的手插进裤兜。
  我还活着不就好了。Jeff抬头看着顶上的路灯,那灯光照的他有些恍悟。只要我还活着,不就好了。
  
  Jeff今天杀了个人,他以后会继续杀人。

审视一下我之前所相信的是什么

1.
父亲有个不算是朋友的熟人,昨天死了。据说死因是充电玩手机被炸死的,但是尸体的腿痉挛着。
手机爆炸应该是毁容,伤的重一点或许脑袋就炸开了,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腿是那样的。
死的是个女人,有一个继子和一个亲儿子。亲儿子上五年级,继子年纪大,跟她生活了好几年,但感情一直不好。
她继子跟我奶奶打电话的时候说:就算感情再不好,心里还是不舒服的。
奶奶说她亲儿子也懂事了,不是要哭死?
我父亲觉得那腿不正常,就猜可能是别人进她家里谋杀了,毕竟那女人喜欢乱搞。
能进去肯定都是熟人。我父亲说,这是什么仇什么怨。


2.
我有一个阿姨,他母亲是我大奶奶,跟我奶奶是亲姊妹,大家都是亲戚,打我记事她在我家的公司里上班。
我上小学时一放假她就陪我玩,我玩累了也不收拾她就帮我收拾起来。那个阿姨笑起来很好看,她丈夫也看起来是好人。她有个儿子比我大几岁,都是小时候的玩伴。
我家和他家关系一直挺好,一个月之前我爷爷过生日的时候她还来祝寿,上个周她跟我爷爷奶奶打起来了。
具体的过程我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大奶奶没有房子,想去阿姨那边住,但阿姨嫌弃她脏不让她去,撕破脸大骂起来。
骂的特别难听,说什么我大奶奶嫁一个死一个,骂她是搅屎棍子。我大奶奶就是老了,被骂的一愣一愣的。但是我奶奶不一样,她顿时拍桌子就火了,跟我阿姨骂起来了。一楼的工人都以为是我爷爷奶奶打架,都上去看了。
最后我阿姨认错,态度也不好:我年轻,火气大,真不是我说,我骂她搅屎棍子不对吗?
那个时候我家一个干了二十多年的司机就在旁边听的脸上发紫发红的。
我大奶奶心特别寒,以后说什么都不去了。我奶奶跟我阿姨说,你不是跟那谁关系好吗?人家因为他妈腿脚不好买了二百平米的房子把她妈直接去了!你不能学学人家?
我哥哥就是阿姨他儿子在上高中,放假的时候什么也不干先看看他奶奶,哥哥在的时候那个阿姨就把爬虾什么的往她嘴里塞,真不知道我哥哥这次放假回来怎么面对他妈妈和他奶奶。
我听着听着都愣了。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我小时候,阿姨买了个无籽大西瓜给我榨汁喝,那是我活到现在吃过最好吃的西瓜。
我真的没想到,现在会变成这样。



3.
我有一个姐姐是我亲戚,说是穿同一条裤衩子长大都不过分。他们家里不算宽裕,又养了两个孩子,所以我找我姐姐出来玩都不让她花钱。
我姐姐的妈妈就是我姑妈,她是我们公司的职员,在城里租了一套不大房子,一年的租金一万八,去年是借着我家的钱还的。
我姐姐又不争气,除了上学还要上补习班。重点初中都没上。
我姑妈家有辆车,我到现在都不清楚它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姑父以前是美团的骑手,城里的美团是我亲姑父开的,亲戚之间也是有照应的,可是他现在改行做了滴滴。
我奶奶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他换了好几次车,好几个工作。
我真的不知道在这个社会没有钱怎么活。
我小时候能背下来两个手机号,一个是我妈的,一个是我姑妈的。
那个时候不知道钱,到了姑妈家就能吃猪排。我觉得我打个电话就能去她家玩的日子比现在好多了。

4.
我父亲有个从小的玩伴。我父亲对他的评价很高。当时那个叔叔带着他妻子算命,那个大师看了几眼,就说:有家没孩子,有孩子没家。
他们最后还是生了个男孩子。男孩两三岁的时候,我跟他在东屋玩电脑,他们就在西屋打麻将。那个男孩长大了,一切就不好了。
那个叔叔生意亏了空,卷着钱跑了,整天抽烟赌钱欠了一屁股债。他们离了婚,妻子带着孩子走了。
几个月前他的妻子还让我父亲托关系送她儿子上初中。
我父亲没有想到,他的玩伴会成为这样一个人。



5.
今天真冷。
明天我可能就把这些忘了。我该怎么笑,还是要怎么笑的。

脸谱歌(bushi

双剑的安迷修~盗御马
刺头的雷狮战酒串~
黑脸的银爵~
白色的芦荟~
九岁的的螺丝叫渣渣~啊~

三层

第二章
  这自古以来都是美人投怀抱,现在倒好给我送了个男人??老天爷这是对我有偏见这是?
  我静静的抱着怀中的人,只感觉怀中好似抱着一块冰块。不,更像是一具死尸。我颤颤巍巍的伸出两只手指凭着感觉放到他的鼻下,却感觉不到有一次的气流流过指尖,显然,若是像没有经验以前的我或许这个时候早叫出来了。
  周围是一片黑暗寂静,怀中还抱着个死人,妈的小爷最起码在道上小有名气,怎么落得这般尴尬的境地。
  现在灯也灭了,周围什么也看不见,身前抱着个死人,死人前边还有个棺材。眼下……
  要不把他也扔进去算了。
  “大兄弟你行行好,小弟现在落得个这么下场你也不忍心是吧啊,大家活在这世上都不容易……”
  我合上双手,向这大兄弟祷告着。因为据说拿了死人遗落的东西会引起诈尸,所以多少也有点忌讳。别再好好的,这大兄弟突然成粽子了。不过我相信这大兄弟心胸宽广不会计较的。
  原本打算把他从身上移走,但这人是真的看着瘦抱着挺沉,为了保存体力干脆两只手向腰间摸了去打算摸点啥玩意解解急。
  可我一点东西也没摸着,手仍然在腰间转悠,直到伸进了一个袋子。指尖传来一股圆润与冰凉,我大胆的握起一颗东西,这感觉就好像小时候的弹珠一样……我慢慢把手扯出来,想要近距离感受一下。突然一股力气握住了我的手腕,
  嗝屁了!这大兄弟起尸了!
  瞬间的疼痛就好像刚才一样还真没反应过来,手没有了力气,那类似弹珠的东西立即掉回了袋子。
  “扶我起来。”
  声音从下向上转进我的耳朵,我像是不受控制般,就这么任人支撑着直到那个人在我面前和我一同站了起来。
  “大大大兄弟你还……”
  “只是调整了气息而已。”
  小命当先,虽然有点庆幸这不止我一个活人但眼下最重要的是怎么走出这个鬼地方。
  我向他问道:“大兄弟你知道怎么从这滚出去不?”
  回答我的是一片寂静。
  那人只在原地依靠着我站了一会后,本想要尝试着自己站起来却又狠狠的摔在我的身上,我顺势扶住了他眼神里难免看见这么一个人全身都是血会有些担心。
  “你还是先别那么着急了吧,到时候你要是有什么意外我估计我们两谁都活不出去。”我那么和他说着也并未理我,过了许久才听他虚弱的语气嘟囔着什么。并未听清,就好像一个人在回忆往事时总会嘟囔一样。总的来说……那好像是串数字。
  “扶我走。顺着墓道走,走到头右拐还有一个墓室,我要去拿一个东西,拿完了我自然会带你出去。”
  他的话猛的把我从愣神中拉扯回来,细想来现在也只有这兄弟能帮我了,也罢,早死晚死都是死倒还是闯看起来靠谱点。
  “嗯好。”我答应了他,反正都是栓在一根绳上的蚂蚱,若是真丧命了,最起码我还算做了点有良心的事好跟阎王爷交代啊。
  他右手紧握着我的左臂,把左臂搭在我的右肩上,这让我不得不想来小学和原许在运动会上两人三足我被原许满操场抗着跑的情形,不禁打了个哆嗦。
  原本准备好一个男人的体重的我立马反应过来这人轻的还真有点重的像个三百斤的巨婴,我心里不断吐槽这大兄弟那么个体重下墓,直接把粽子压死都可以啊。
  我扶着他顺着墓道在黑暗中走着,一直怀疑这大兄弟是不是熊着我了,在这么黑的环境中他也能看清?可眼下是出了这个墓。这些问题等一块出去再说吧。
  一路上很安静,同样也很尴尬。他的喘息很轻,有时甚至连听都听不到。
  “大兄弟你叫啥?”
  实在忍受不了这么尴尬的环境的我终于开了口。
  “方责。”
  这名一听父母肯定是个假的。太随便了吧。于是我又问了一遍道:“真名?”
  “嗯。”
  那人回答了我,紧接着便没了声。直到了拐弯处,他一点一点的自己站了起来,但显然,并不是很理想。
  “你待在这里,等我回来,不要动。”
  黑暗中传来他的声音,脑子里一阵懵,这可不行我得跟着,这玩意他要真把我丢在这个鬼地方...
  “得了吧,您这都伤残了,我还是跟着你吧”
  我脱口而出,甚至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
  那人没回我,只是又恢复了原本依靠着我的姿势继续往前走。
  也没几分钟,前面紧接着传来了浓浓的血腥味,血腥味倒也不完全像,其中还夹杂着一股骚味和霉味,相当难闻。但大部分还是熟悉的血腥味,本能使我在黑暗中放慢了动作。
  “小心地下。”
  那人道。
  虽不知道为什么要小心但还是听了为上,总有一种感觉告诉我跟着他,能保命。或许三个字来概括:安全感。
  不过我这么一个大男人用这么一个词来讲未免有一些肉麻,但也没有想太多,毕竟这时候的神经高度紧张是不会允许我偏离了原本的路线。
  “啊!”
  在那一刹那间,自己还未反应过来,只感觉脚底下踩到了什么圆咕溜的东西,向前扑去,眼见着马上就要跌倒在地上,熟悉的力量又把我稳稳的拽了回去,稳稳地站在了地上。此时的我还真像一个不倒翁。
  “靠!什么东西!”
  嘴中脱口而出的字还不能表达我的愤怒!这谁盗个墓还要扔个垃圾!!不知道会死人吗?!还有没有公德心了!
  “你刚才踩的如果没差错可能是血尸的胳膊了。”
  方责的话一下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我在黑暗之中真的一脸黑人问号看着他,整他妈半天原来大兄弟你就是因为这血尸你才搞成这样啊。
  “不要碰那个胳膊,手也不要碰任何东西,这血尸的血,有腐蚀性。”
  他继续说道。我愣了愣心里一阵骂娘,幸亏命大停了原许的话做好了防护措施,这要不然我这双腿真和白老三的那双了,以后取名叫腿残二人转。
  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下我只感觉我的脚在向前被方责引领着,整个人像个拐杖搀扶着他,其他的也就听到一阵刀尖与某种物体摩擦的声音以及像古装片里开锁的“咔咔”声,细小,但是却让我着实注意。
   又是一阵声音传来,凭我的经验只感觉方责从哪里拿出了一串东西,因为那串东西的声音非常像一个人把摊在桌子上的项链缓缓提溜起来的声音。
  紧接着,空气又是一片寂静。
  “站着别动。”
  身边的那种感觉突然一空,因为没有脚步声,所以还是大概推测方责缓缓蹲下去了。我也没有回答他,只是静静努力用身体所有的感知去感觉他在做什么。
  显然我也不是特别信任自己的人,只能模模糊糊感觉他在地上摸着些什么,只是猛的一摁,脚下的砖石突然开始转动,整个墓室里回荡的全是某种机关咔咔的声音。原本以为要掉下去的我瞬间感觉到自己身边的空气开始脱离了一丝霉臭。身边的方责把手伸进那个放着弹珠的袋子里迅速夹起一颗扔到下方,弹珠碰触墓壁又反弹到另一个墓壁的寒光让我的眼睛终于在黑暗之中看到了它的轨迹。
  当这个弹珠弹到墙壁上的时候,就好像在触发一个个机关...
  我的头向下望着,此时我们脚下的砖块把我们上升到了一个墓道之中,弹珠的光芒也随着砖石的上升渐渐消失直到最后一声清脆的碎裂和石砖与上方墓道的青砖接缝的声音预示着不久之后的阳光。
  突如其来的安全告诉着我:
  这一切,太诡异了。
  我心里想着,这个人他为什么击败血尸之后不直接通过这个机关像坐电梯一样拿着东西走人呢?我们相遇的那个墓室里也有他想要的东西吗?他明明可以自己走,为什么非要我的搀扶?还有..在这样的环境里,他是怎么看到的.....
  “跟我来。”
  方责道。我跟着他,一步一步走着,身边的空气也随着步伐越来越清新,终于在那个洞口,出现了久违的阳光。
  “我去!兄弟你真牛掰啊!还有啊....”
  “有团队吗?方便把我捎到另外一个地方吗?”
  我的话被方责打断了,愣愣点点头,阳光的照射下透露出了他那张惨白的面孔。全身上下的衣服略又些破裂露出里面已经凝结成血块的殷红。这些在他的身上,此时就好像在一块绣布上绣着的彼岸花。
  我向眼睛盯去,深邃的眼睛之中一点光也没有,而且那双眼怎么越看越诡异?
  我观察着,就这么盯着,完全忘记了现在的情况,后来想起来这件事情,在方责面前也莫有些尴尬。
  那双眼睛..一灰一黑....
  “大兄弟你这眼睛...”
  “看够..”
  “龟孙子!!”
  方责的话瞬间被打断,说实话即使他不说我大概也猜出来他要说什么了。
  不过这声音,绝对原许!!!
  我向声音的源头看去,瞬间看见了这时比我妈还亲切的面孔—原许。
  啊,出来了。
  
  

三层

声明,作者不止我一个。
另一个作者枫凫QQ3591611730。由于她没有老福特账号所以没办法艾特
主要是盗墓题材和日常欢脱。
这里泥黎QQ2745277516
话不多说,正文开始。








第一章
  “喂!原许----原许!”
  回声一次次重复在这墓道之中,原本妄想凭借这墓道的传音效果,但却结果却并不理想。我顺着这墓道一步步的走着,阴湿的环境之中夹杂着发霉的气味熏的我几乎要昏厥过去。
  我顺着墓道就这么走着,这段路长的让我怀疑我是不是遇到了鬼打墙。但这一观点在我看到一扇被损坏的墓门后立即被否定了。
  这墓门隐藏着的机关已经被暴露出来,一块完整的青砖好似路边的垃圾一样被抛弃在一边,青砖边的泥土还是潮湿的。
  一摊鲜红的血迹凝固在那上面。
  墓门敞开着,里面黑乎乎的,我拿矿灯照了照,只能照出几米的距离。墓道边上,刻着两个神龛。那上边的血手印格为显目。
  一切的一切都告诉我:这儿有人来过。
  我在这一段时间内脑袋里面做出了激烈的斗争。
  如果进去,这虽是官吏小墓,但多处有点不太对劲,怕是会有东西。遇到的情况会有很多种,但要是里面有原许来过,说不定会有找到他们的线索。
  还有这神龛,上面雕刻着的,是一个青面獠牙的怪物。它的眼睛上面涂抹着墨绿的颜料,这么多年竟还未完全侵蚀。它的瞳孔特别小,在那突出的眼珠上面缩成了两个小点。
  管它里边儿什么东西,这要真碰上了,先给他来一梭儿!
  我心一横,把矿灯外面包了一层薄布,周围瞬间暗了许多。左脚轻轻踏进墓室,右脚紧接其上。
  恐怕我这辈子也没这么紧张过了。
  我凭着这幽暗的灯光把这个墓室走了一圈,发现没有什么异常之后心慢慢放松。正寻思着溜达溜达脚尖突然撞到一个东西,疼痛立即由下自上的蔓延开来。
  “我去!这什么鬼东西还敢踩你大爷的脚!”
  正喊出来的同时,矿灯一下子熄灭了,周围真成了黑暗。
  心里全是妈卖批。
  骂着这墓主十八代,挨个的问候了一遍,边条件反射的寻找身边能够扶住的东西,我在黑暗中摸索着,想看看脚趾头还在不在,手胡乱的在空中招呼,指尖突然划过头发一般的的触感,手指立即停留在那个地方。
  我好奇的抓了抓,发现这发质还不错……
  等等!!!头发??!!
  还未反应过来,瞬间一股反力狠狠地握住了我的手腕,剧烈的疼痛在那一刻好似让我的心脏停了一下。我心说不好,遇见东西了,立即要把手抽回来却被扣的一丝也动弹不得,手腕被握的越来越紧,另一只手向后直接捣去,却又中了个大招,我整个人被反扣在墓室的墙上,像个被警察抓住的小偷。惨的不能再惨。
不,或许我还要惨,混这么多年终于混了第一叫做第一个被一个会格斗的粽子逼死在墓室里的盗墓贼。
  唉,樊爷爷我一世倾城却要死在粽子手下……
  爸爸当然不会甘心啊!!!
  “原许!救我啊!我被一个会格斗的粽子压在墙上了啊!”
  我企图依靠着墓并不良好的传音来召唤原许,虽然先前已经试过了。
  我一点也不知疲倦的叫着,虽然我也不知道我这股倔劲儿跟谁学的,不过这时候也勉强算上它的好处了。
  “闭嘴。”
  声音从身后传来,正以为原许那孙子踩着风火轮来救他爷爷了,可仔细一听这还不是那孙子的声音,算了算了,小爷现在离这墓墙这么近,不被粽子吃了也被墓墙给熏死了。
  “大兄弟,小弟少识,不知您何方好汉,还请您现在给这粽子来一梭子,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啊!救命之恩以身相许了!下辈子给您做牛做马都愿意啊!”
  算了算了,与其被熏死和吃掉,劳资还是选择下辈子当个畜生吧!
  去他娘的男人的尊严。
  “吵死了。”
  声音又从身后传来,我心里一阵脑补这大哥的闷骚,这人命都好被请去地府喝茶了你还有心思在那装高冷给这粽子看?
  “不不不大兄弟你看这……”
  手腕的疼痛渐渐消失,控制住我的那股力量也随之烟消云散,我立即转身,以为这粽子被干掉了,一个人影突然向我的胸怀摔来,我条件反射的环住了他。
  胸膛前是一片冰凉。








老福特不是很会用谁能教我一下
  
  

#creepypasta#

杂货店前的十字路口总是嘈杂的。
地面上扬起的尘埃在空中肆意地漂浮,Liu拉了拉自己的围巾,黑白色的格子让他忍不住想笑。
「近日,发生一起连环杀人事件,其作案手法恶劣无比……」
看来Jeff的新家人还真是有点能耐。他的绿色瞳眸中闪过一束微光。Liu伸手,摸了摸自己脸上深深的伤疤,他清楚的记得这些印记带给了他多大的痛楚。
因为那是真实的。
「这一起凶杀案,是近几年来整个美国都没有发生过的先列……」
你小时候可是连虫子都不敢碰的。
他一眼扫过身后的杂货店,轻轻的喝了口手里的啤酒,酒精进入胃中引起一阵灼烧感。
五分钟之前Liu的身上没有一分钱,五分钟之后他的手上就有了一罐啤酒。
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杂货店老板当然不会收他的钱了。
「我们应对死者的逝去而惋惜……」
Liu口袋里有一部老式手机。这是一个意外的收获。他回想着一个号码,拨了过去。
果不其然,是关机的提示音。
他自暴自弃把手机连同那一罐啤酒一起扔进了垃圾桶里。
围巾随着风飘荡着,Liu把手插进衣兜----那里有他送给Jeff的最后一个礼物。
漆黑的子弹从来没有眼睛,就像复仇的烈火不会泯灭一样。
Liu抬脚,向前迈出了一步。
“果然还是伏特加好喝……”

看好,我是怎么找到你的吧。Liu的嘴角咧开一个发自内心的嘲讽笑容。
我亲爱的弟弟,Jeff。


Jeff:“阿嚏!”
Eyeless Jack:“窗开大了。Toby关关窗!”




我想写凹凸xcp啊,不知道有没有人吃啊。
我今天依旧是个段子手。
大概日更?产量低下。
不要脸求评论。

#creepypasta#

Jeff翻了翻身,啧了一声后瞥了一眼身旁的杂志。
「近日,发生一起连环杀人事件,其作案手法恶劣……」
Jeff没有再看下去,而是起身从柜子里翻出了三个拇指大的木质的不倒翁。
黑色头发的女人,黑色头发的男人,还有一个棕色头发的男孩。
他把额前的发丝撩到耳后,在那男人女人的脸上,重重的画上了一个红叉,但在那男孩的脸上,拿笔的手有些犹豫。
“Dear,你又在对猎物多愁善感吗?”laughing Jack倚在门边,嘴里叼着一块披萨,以恶劣的语气含糊不清的嘲笑着。
Jeff的嘴角咧了咧,绽开一个讽刺笑容,骂道:
“去他妈的。”
“Well,饭点到了。”laughing Jack继续道,黑色的小丑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角。
Jeff轻笑了一声,抓起那柜子上的木偶----连同那个没被打叉的,一同丢到了窗外。
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所以,让我看看,你是怎样进行你的复仇的。
我亲爱的哥哥,Liu。






刚入圈不久,许多设定还不清清楚,如有错误欢迎指出。想交朋友,请多指教。